如花美眷

  何勇当上33岁就当上了这个县级人民医院的院长,在当时,也算是轰动了,有的说这小子真走运,也有的说这小子年轻有为。当然,何勇心里是明白的,这得感谢他的妻子肖露露,若没有她那个卫生局局长的大伯,累死他也熬不到那个位置。当然了,这层关系,明白的人没几个。

  何勇是在上学时候就被肖露露盯上的,当时他是学霸,她是学渣,在学校的文艺社团认识的,他歌唱的个性好,被称为情歌王子,她呢,舞跳的个性好,因为五岁开始学的舞蹈,对芭蕾和民族舞都精通。

  开始,也只是认识。

  肖露露喜欢何勇,很多人都看得出来。

  她也不掩饰,喜欢就是喜欢了,男未婚女未嫁有何不可?

  倒是何勇,涨红了脸,不好意思起来。

  也没有明确的谁追谁,就那么自然地走在了一齐。

  牵手,拥抱,接吻,上床,直到之后的结婚,一切顺理成章。

  然后是回到肖露露的家乡,参加考试,然后上班,何勇在县医院,肖露露去了一家社区医院。

  何勇家是在一个偏远的农村,有三间房,家里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他还有个哥哥,生下来眼睛就看不见,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民,家里还养了两头猪,一头留着过年杀了招待亲朋好友,一头留着卖了换钱。父亲就帮人做一些零工,母亲在家里养着那两头猪,照顾着他的哥哥,还养了十几只小鸡,鸡生了蛋拿去卖钱。家里边也就只有微博的收入,省吃俭用仍然捉襟见肘。

  好在肖露露看上的是何勇的人,至于他的家境如何,这没关系,肖露露是家里只有两个女儿,她是小的,她还有个姐姐,嫁了个富商,移居国外了。父亲经营着一家公司,母亲是人民教师退休,所以,家境也算殷实。

  打一开始,何勇家就没拿过什么钱给肖露露,连彩礼钱都免了,肖露露家也不是没有微词,但是自己女儿看上的人,两人又已同居了好几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这样了,好在何勇一表人才,他本人还是没有什么瑕疵,也就作罢,所以他们俩的婚事很顺利地进行着。

  结婚后,何勇的工资每月上交百分之六十给肖露露,他说余下的留着自己日常花销,肖露露没有反对,在钱上面,她一向没有概念,他给多少,她真不在意,她也明白,他留下的那些,基本上是拿去贴补他父母的家用了,因为她直到他有多节省。

  肖露露挺好看,当初追她的人也不少,但是不明白为什么,她就是喜欢何勇,喜欢到无法收拾,喜欢到非他不可,喜欢到没他不行。在她眼里,他不是男人,他是男神,他哪哪都好,无论是他挺拔的鼻梁,还是他乌黑的眼睛,或者他宽阔的额头,还有他结实的臂膀。一米七的肖露露因为瘦,在一米八二的何勇面前愣是有着几分小鸟依人的感觉。

  常常,她会拖着何勇的下巴,说,你怎样能长得这么好看?你这张脸,简直迷死人了你知不明白?即使他们已经在一齐好几年了,她还是花痴一样地看着他,喜欢得不得了。

  何勇就笑,说你个小花痴。

  肖露露感觉很知足,人生得意,生得漂亮,家境不赖,又得如意郎君,天呐,要不要这么完美。她常常陷入这样的自恋,她感激老天的安排,她觉得老天对她真好。

  接下来,还缺个孩子,对孩子,一个聪明可爱的孩子,这个家,就完美了。

  仍然很顺利,她怀孕了,一切正常。

  他每一天对她嘘寒问暖事必躬亲,照顾得无微不至,她孕吐,他心疼,她上班,他接送。

  十个月的时间在他的静心呵护下很快到来了,肖露露是觉得很快,因为自从有了他的日子,每一天都很完美,日子过的飞快,什么时光飞逝岁月如梭的话,她觉得都能够用上。真的,就是在一齐的日子过的真的太快。

  剖宫产的,一个小女孩,个性白,像洋娃娃一样完美的小女孩,肖露露说,不对啊,不都说新生儿个性丑么?怎样我家女儿生下来就漂亮?周围人就笑,你看看你们两口子,多好的基因啊,也难怪这孩子生下来就这么好看。

  自打生下这孩子,肖露露脸上孕期长的斑就没消过,为此,肖露露有些难过,常常,脾气就变得没那么好,还总是疑神疑鬼。说何勇你怎样那么晚回来?是不是陪别的女人吃饭啊?是不是嫌弃我变丑啦?

  何勇只得一遍一遍地安慰她,肖露露觉得自己得了产后抑郁,变得不像自己,从前那个快乐的肖露露不见了,她也厌恶自己,但是就是控制不住。

  开始时候还只是吵何勇几句,之后就开始摔东西,开始破口大骂。

  何勇并不还口,默默地搬到另一个房间,他说明天还有手术,务必保证睡眠。

  一年后,肖露露的产后抑郁渐渐好了,因为重新上班,工作总是会让人暂时忘却烦恼,肖露露觉得这一年真的很漫长,她控制不了自己,她觉得言不由衷,她更心疼何勇,他从未指责她,她为自己遇上这样的好男人而欣慰。

  所以,当何勇当上院长,肖露露比何勇自己还高兴,她觉得自豪,那是她的男人,她自己选的男人,看,他没有让人失望。

  是的,结婚的一切费用都是肖露露家出的,婚礼的花销,新房,车。如今,何勇的成绩,让肖露露觉得,在自己家人面前,也有了面子,看这男人真不是吃软饭的,他只是起点比别人低,他只是没有物质,其余,都不差。

  孩子已经上了幼儿园,个性乖巧的一个小女孩。肖露露再一次觉得命运待她不薄。

  所以,她这样小富即安的人,真的就知足了。所以,她懒得去考什么职称,挺好的,还折腾什么?他的,不就是她的?

  当然,听说那件事的时候,她还是震惊了一下,虽然她也常常开导别人说,这世界已经这么乱了,谁能一点错不犯呢?男人是能够身心分离的,只要他心还在这个家,问题就不大。

  但是这话,安慰别人行,安慰自己根本不行,她发现,这人啊,事不到自己头上,永远是没有感同身受这一说的。

  听说,那是个刚刚毕业的小护士。听说,对方水灵得像一朵能掐出水的花骨朵。

  她心里骂着,何勇,你个王八蛋。

  但是,转瞬,她又安慰自己,不可能,何勇对自己那么好,他怎样可能?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学坏了,她家何勇也不会。

  不管怎样想,她都开始坐立不安了。这些年,她从未担心过的问题,还是降临了,怎样办?怎样办?

  她不能去跟父母讲,他们年纪大,受不了。她不能跟姐姐讲,姐姐远在国外,听了也只是担心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想来想去,她觉得,不能说,先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何勇回家,她盯着他观察,并无可疑。

  有时候,她会偷偷尾随何勇,仍然未见异常。

  但是她却睡不好觉了,上班也心不在焉,照顾孩子也不那么上心了。

  何勇问她,你怎样了?

  她说没什么,可能是年龄大了,睡眠质量下降了吧。

  他说,要不你去医院找个大夫看看吧?

  她说不用,我自己慢慢调节就好了。

  他仍旧按时上班,按时下班。

  她找不到任何关于他出轨的证据,她要疯了她觉得。

  就在她一筹莫展几近崩溃的时候,那个女孩主动约了她,在一家咖啡厅。

  她明白,该来的,躲不掉。

  她看见了她,确实又年轻又好看,再对照自己,不年轻了,脸色是黄的,还有斑。

  女孩到底是年轻,有着初生牛犊的勇往直前无所畏惧,她开门见山地告诉她,嫂子,相信你也听说了,我就是何院长外面的那个人,何院长他喜欢我,他说只有在我身边,他才是最真实的他,他个性爱我,他说将来他会娶我。

  明明心已经在颤抖,肖露露听见自己还是很沉着地像电视剧里处乱不惊的原配那样,是么?他要娶你,你找他去,找我做什么?

  嫂子,你说你的婚姻已经不幸福了,你何必抱着这残缺的婚姻呢?

  呵呵,幸福或者不幸福是我的事,不劳你操心。没别的事,我先走了,对了,账我来结,你一个刚上班的小孩,工资就应也没多少。

  说着,她结了账走出去,没再看那女孩一眼,如果她跟何勇不是那样的关系,她还真愿意看她几眼,她是真的好看。

  回到家,她瘫倒在床上,她不敢相信她的婚姻已经这样了,像很多家庭一样也遭遇了出轨,她的信念轰然倒塌,她甚至,连爬起来吃饭的力气都没有,女儿她打电话让母亲帮忙接到家里。

  她不明白该怎样办?但是,这个男人,她真的不想扔啊,即便明白他背叛了她,即便明白他跟别人也做了他们才会做的事,她还是不舍得。

  所以这件事,她不能跟任何人说。

  打定主意,她起来,重新梳了头发,又重新化了妆。

  她要去接何勇下班。

  每一天,她会按时在何勇的办公室等他,然后跟他一齐回家。

  何勇说,你怎样了?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腻味啊?

  她说,是啊,一会儿不见我都想你。

  他搂过她的肩膀,她笑盈盈地看他。

  那幅画面多熟悉,像许多年前的日子里,他们,也是如此。

  她学着做他爱吃的饭菜,帮他夹菜,抱着他撒娇。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别人都说,你看人家何勇和肖露露,结婚十年了还像新婚。

  她笑笑,他也笑笑。

  二胎政策放开了。

  她说,我们再要个孩子吧?

  他问,为什么呀?

  她说,我觉得一个孩子太孤单了,或许,再生是个儿子呢?你父母不是个性想要个孙子么?

  这句话说中了他的软肋。

  也刚有这政策。

  一年后,他们的儿子降生了。她笑,还真是心想事成。

  他乐得合不拢嘴,骨子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重男轻女,这个儿子,他稀罕得不得了,真是含在嘴里都怕化了。

  他的应酬变得少起来,有了时间,就在家陪着儿子,他的儿子。

  从此,再没听过他的绯闻。

  一家四口,走在夕阳下,成了一道风景。

(下载到手机,方便离线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