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葱岁月

青葱岁月

  说不上是喜是忧,二十二年前,一纸电大的录取通知书把我们这些对未来充满幻想的少男少女从各个林业局带到了山河屯。首先这个名字就让人失望,到的时候是傍晚,四周是低矮的平房,除了一条大直街,看不到与老家有太大的区别。上大学,就是从一个林业局到另一个林业局吗?虽然没说(因为怕送的大人失望),但是我相信很多人会产生这样的感受。

  即使在朦胧的夜色中,校园也一眼望得到头,左侧是一长溜平房,右侧是个二层楼。前者是教室和乒乓球室,后者的一层是学生宿舍,女生在南侧,男生在北侧,二层是办公室。好在房前有两溜花坛,种了一些树,使这个地方与家常院落有了一些区别。那里,将是我们生活和学习两年的地方。

  按报到的先后顺序,我住进了107寝室,放下行李,先是认了一圈老乡,报了姓名,就算是过去了。接下来有点浑浑噩噩,原定的财会专业不知为什么临时改成了经济法。反正就是这么个学校了,啥都行!开始上课了,老师是从当地法院、检察院请来的兼职老师,有的老师讲课条理很清,有的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有的讷讷的我们看着都累。恍然明白是不是财会老师要求更高,所以才给我们改了专业。

  离家的兴奋和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落寞过后,生活开始按部就班。第一年,我们在各自的寝室圈子里生活,第二年,我最大的收获,是和明明、超超成了好朋友。

  我们来自三个寝室,都在各自的寝室排行老五,和各自寝室的人混得一般,我们三个却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超超个性聪明,小小的身子,大大的脑袋,五官都是粗犷豪放的,爱看武侠小说,把人也熏陶得剑胆琴心,爱打抱不平。平时不学习,考试前看一两天书保证能取得不错的成绩。

  明明一头长发,娇娇柔柔的小脸,架一副眼镜,仙气十足,曾被同学称誉为“唯一一个城里人”,她去照相馆拍照,老板把她的照片放大,挂在橱窗里当模特。

  上课之外,我们研究最多的是吃饭问题。因为吃够了食堂的烂饭菜,也因为那时多数同学家境不是太宽裕,一些同学选取了买个干豆腐卷加馒头打发一餐;还有的去学校附近的个人家吃山东大饼,喝汤;还有的买来冷面,自己调汤,吃得津津有味。我们三个更厉害,选取了自己做饭!因为超超的主意和手艺。

  早晨,我到教室去熬粥,渐渐地,我们开始不满足只熬白米粥,在超超的指导下,我们开始熬菜粥、蛋粥、肉粥;星期天,我们甚至会买来鱼和肉,熬鱼汤、炖肉。我们自以为安安静静偏安一隅忙得热火朝天,但是在教室里自习的同学一个一个默默地都走了,我们拉住后走的同学问究竟,笑笑,答说受不了这味道;有时候我们会去小吃部要一个炒土豆丝,老板娘人个性好,从来没有因为我们要的菜少而给我们一点脸色,那金黄的土豆丝里居然还有肉丝,在当时的我们,真是无上的美味啊!学校有食堂,到了秋季,会在窗外晾晒大白菜、葱,晚上也不收回去,这给了我们机会,我们会大模大样地去拿,回来做醋溜白菜片;有一次食堂包饺子,找一部分学生去帮忙,超超穿了一件前边有兜的衣服,把饺子偷偷地装在里边,一次装几个,我们做掩护,神不知鬼不觉地运回教室,像搬家的小老鼠。晚上,我们居然又吃了一顿加餐。

  离学校不远,是一个广场,另一侧是局机关,里面有葡萄架,有樱桃树,花开的时候,一片粉红。因为课余时间多,有一天,我们一不留意蹓跶到了一个三层楼的外挂楼梯上,在二层位置,有一个缓台。我们如同发现了世外桃源,站在那里兴奋地张望了好久。因为不高,能看出多远,我记不清了,但那里的的确确成了我们的宝地。当天,我们就拎着啤酒、小食品上了那里。月亮上来了,三瓶啤酒把我们三个从来没有喝过酒的女生弄得又哭又笑又说。直到远处传来一阵闹闹嚷嚷的人声,我们才不情愿地从梦幻世界中走出来——那是三个寝室的人看见我们到了熄灯时间没有回寝室,求了男生出动找我们。我们仨呢,带着视死如归的豪迈被押解回去,大义凛然,仄仄歪歪,还没忘了拎着啤酒瓶子——一个押金两角钱呢。

  渐渐有人叫我们梅花三弄,有男生在宿舍弹吉它,弹《梅花三弄》,弹《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弹《把悲伤留给自己》,弹《明明明白相思苦》时,故意报一下名字,把“明明”两字格外强调一下。说实话,他们的嗓子和弹吉它的技巧都不错,吸引了很多人侧耳倾听。

  闲着无聊,我们开始玩文字游戏——给同学起外号。先是根据形体和语言特点起了一批,如“跶跶”、“姑奶奶”、“不动产”,之后我们觉得低俗,开始从古诗词中作文章。如一个粗鄙而又颇爱扎女生堆的男生被叫作“一生好入名山游”;一个朝三暮四的女生,名字偏又叫“红晶”的,我们悄悄叫她“一枝红杏出墙来”;一个穷追女生最后不了了之的,成了“出师未捷身先死”,还有的叫“以前沧海难为水”……

  超超聪明又爱丢三落四,经常把手表啦、脸盆啦丢在洗漱间,她还爱出古怪主意,比如刚洗完头发到外边去冻,冻得硬硬的——那但是零下二十几度的天气;明明不拘小节,弄两块一模一样的毛巾,一块擦脸,一块擦脚,经常搞不清哪个是哪个,靠鼻子闻来判定,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们以前两个人挤在一齐睡觉,甚至还有过仨人挤一床的纪录。那么窄的床,还是上铺,想想都后怕呀!

  大学第二年的中秋节,月色皎洁,我们仨穿着风衣,坐在花坛上,悠然地对每一个过往的男生行注目礼。有人问我们在这儿干嘛呢,明明嫣然一笑,吟一句“月下观男子,灯下看美人”,更让男生们不知所措,别别扭扭地走过我们面前。

  毕业后超超回到老家机关单位任职,因为聪明,情商高,人品好,事业风生水起;温婉可爱的明明嫁到美国,如今已经是两个baby的妈咪,保养得像一个少女。她坚持健身、运动,鼓励我们也这么做。当我想偷懒时,她说,加油!这些年,我一向都在努力的!对于她来说,只需做到貌美如花就万事大吉了!但是“努力”这句话给了我勇气,让我年过不惑依然有勇气从一个学校到另一个学校。

  如今,超超的女儿已经比超超还高,假期在哈尔滨补课,短短见过一面,恍惚看见超超当年的影子。

(下载到手机,方便离线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