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家的孩子

表姑家的孩子

  汉生是表姑家的孩子,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见过。如今再见,双眼凹陷,骨瘦如柴,眼里有着不同于孩子的倔强与成熟。

  表姑笑着说:“小鱼,汉生他就要中考了,你是大学生,你给他补补课。”

  “好。”汉生便在我家住下了。

  他通常一言不发的座在桌子旁,眉头紧锁,看着跟课业无关的其他书,上次我悄悄看了一眼,是冯友兰先生的《中国哲学史》。我大学才看的书。

  “汉生,你觉得你需要补哪些课?”他通常是不回答我的,我也习以爲常。只是自言自语,“看你数学、语文都不错,英语还需提高。其他副科还是要多背书。”他头也没抬,我拿他没办法,“那把这一章看完就背一页单词。”他看了我一眼,满是不屑,我也不恼,拿起一本书和他一齐看。看书的时间过得很快,他很自觉的看完一章之后就放下手中的书,背起单词来,我笑了笑,“等会姐姐要抽背,错一个少一个菜,错五个就没有晚饭吃。”

  也许对农村的孩子来说,吃就是最好的奖励,这些比一些华而不实的礼物都更实在。那些玩具、新衣服都是没有饿过肚子的孩子所渴望的。失去过的东西,才明白那是最重要的,而没有拥有过的,自然不念。

  他紧张起来,专心的盯住每一个字母。汉生自从来我家之后,每餐至少2碗饭,我都不让他吃多,怕他积食不顺。我自小与表姑不亲近,与汉生年龄差距又大,很少注意这个黑黑瘦瘦的小男孩。如今表姑突然託付,我也很疑惑。两週之后,我便知晓缘由。表姑和她男朋友二婚了。

  我收到消息的时候,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告诉他,想来他也是有权力明白的。

  我试着问:“你叔叔对你怎麽样?”汉生的眼神很疑惑。

  “你叔叔,就是你妈妈的男朋友。”

  他横了我一眼,低下头,不说话,单词本的边角被他揪出褶皱。

  “如果他成了你新爸爸...”

  “他不是我爸爸。”

  “我是说如果...”

  “他不是。”汉生执着的盯着我,来表示他的肯定。他像在说服我,更像在说服他自己。

  “好吧。”这种事情也许不就应由我来说,我能做的就是在汉生应对血淋淋的现实之前,让他心里有一点点准备和警觉。

  汉生不像此刻的孩子有看电视或者看手机的习惯,他总是对我的书架感兴趣,书架上的书不管看不看得懂适不适合他看,都喜欢翻一翻。上次不留意看到郁达夫先生的《沉沦》,看的小脸通红,我进来的时候,吓了他一跳,我看到他黑红的小脸,心中一笑,毕竟还是个孩子,假装好奇:“看什麽呢?”

  “没没什麽。”他将书放回去,从我身旁溜了出去。比我矮半个头,加上有点营养不良,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子。

  “汉生。”

  “嗯?”他回头,看着我,黑亮的眼睛一闪一闪。

  “你妈妈说明天来接你。”

  “哦。”眼里的亮光灭了。我不明白要说什麽,只能看着他瘦小的背影,慢慢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这对一个少年来说,的确是不幸,但是又有什麽办法呢?这些痛苦终归还是要他自己承受。

  晚饭的时候,他还没有出来,一点都不像他平常的风格。我敲了敲他的门,他将门打开,衣服鬆垮在身上,刚刚就应是和衣而眠。

  汉生吃饭的时候很安静,专心致志的吃,我是乐意和他吃饭的,很有胃口。

  “汉生。”

  “嗯。”他刚刚吃完第二碗的最后一口。

  “你立刻16岁了,也长大了,凡事不要太倔,有什麽事情不要跟你妈妈对着来,男子汉要学会忍耐。等到你有足够潜力的时候,自然会有选取的权力。不要做傻事,或者离家出走,那不是别人的家,那是你的,你有职责守护保护它。只有懦夫,才只想着逃避。”

  他低下头,久久没有嚥下在嘴里咀嚼已久的饭。

  除了这些易说出难做到的话,我也做不了什麽。人生就是有很多的无奈,我有,他也有,可谁的生活不得好好继续下去呢?等到自己有潜力却摆脱现状的时候,就是另一个无奈的开始。

  期望这个少年不会被眼前的失意困住,我期望。

  表姑来接他的时候,他没有表现出什麽不捨。倒是我,有些润了眼眶。

  之后整理书桌的时候看到一张皱巴巴的字条:

  姐姐,我来了市里读高中,能够来你家吃饭吗?

  这是他第一次叫我,姐姐。

(下载到手机,方便离线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