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的风·随感散文

2020-01-06 短篇散文

  当所谓的主流引领着周围的人们故意中伤你孤立你的时候,孩子,别害怕,你身边也会有很多双手始终与你握着,传递着信任的温度。——致涵涵的好朋友

  涵涵:妈妈,树木向人类贡献了叶的葱郁、花的芬芳、果的甜美,它自己收获了什么?妈妈:它收获了自己的成长。不仅如此,它因自己在成长过程中不间断的努力付出还收获了人类的尊重和欣赏。

  人啊,难免有时一不小心就做了自己的心囚,身陷其中而浑然不觉。能够解救的人也唯有自己。

  小心脚下的路,喜欢穿高跟鞋的姑娘!

  某日,将自己放飞。像一只风筝,翩浮于天际。以为承载了梦想就拥有了力量,可以忘却生活所赋予的所有伤痛。于是,我追逐着我的追逐,快乐着我的快乐,自由着我的自由。结果发现我不过还是那个拽着线在地面上努力奔跑着的孩子,放飞的只是美丽的幻想。

  蝉儿在嘶鸣?不,它是在歌唱!它情不自禁地用歌声告诉你:朋友,现在我遇见的正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光。

  教育这一行,也需愚痴之人。甘心情愿享受钟情教育之苦,尤为难得的是还能够苦中作乐。

  用一种方式,告诉世界,我曾来过。用一种方式,告诉自己,我曾美丽过。烟火熏染的日子,面目渐次模糊。有时我们只是通过一种方式,纪念、怀想……然后,温心如故。

  (生长痛:孩子,你毕业了)孩子,曾经因为家里面需要,我就和你爸爸去姨爹爹家挖几棵桂花树移栽。原来将一棵树移植过来竟是一件那么困难的事情。尽管我们是那么的小心翼翼,对于树来说,应该是一次被迫开始新生的阵痛吧。连根拔起的瞬间即刻斩断了与故土的血肉联系,离开了日日相依偎的伙伴。尽管身处新房,有着新主人的喜欢,它那只有碗口粗的心里,那一圈圈的记忆盛放着的,可是因为风和日丽的天喜欢落在它枝桠上唱歌的那只鸟儿?还是把它当作了运动场的那群蚂蚁?亦或是微风里旁边一起长大的朋友们发出的细细碎碎的笑声?应该还有老主人粗糙的大手无数次的抚摸、修剪?那送别时不舍的眼神和难以言说的笑容吧……亲爱的小树,别担心,你马上会有新的记忆的,因为你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

  乡下一农家,王阿姨见儿子整日厮守在电脑前敲敲打打,废寝忘食,颇为不解。某日按捺不住好奇与担忧,问道:“崽啊,你到底在捣鼓什么呀?”儿子紧盯屏幕,头也不回:“聊天!”王阿姨摇摇头:“聊什么天!地上的都聊不完,还聊到天上去了,我不晓得你跟天上的聊什么!”女儿平曰也看不惯,刚巧路过:“娘老子,歌里面不是都唱天上聊下个林妹妹,我哥就在等这个机会呀!”

  我坐在时光里。窗外,夏绿繁盛。雀儿啾啾,长短交错,原是在呼朋引伴,一同赏玩,好个欢喜自在。

  爱的欣赏具有神话般的力量,具有魔力,使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变得都有可能发生。——读《从汤普森夫人所想到的》有感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质,如同自己的影子。很可惜,我们很多时候却已经习惯站在别人的影子里,而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田野的风·随感散文

http://m.duanmeiwen.com/sanwen/181328.html

上一篇:范冰冰徐帆之梦想错位散文 下一篇:寅叶子叙《泪》散文欣赏
[短篇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