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岁月散文

2020-01-13 短篇散文

  我左手纸鸢,纷飞了彼岸的等待

  我右手何箫,惊叹了此世的芳华

  ——题记

  岁月的记忆斑驳,亦如夏天转逝后,树上知了停留的决绝。在这个满是炎热的季节里,午后喧嚣的叫鸣,像极了我们这些正值芳华的少年。在青春的草原上策马而过,那马蹄深深踏过的印记,镌刻这我们的年轻气盛,锋芒毕露。我们奔跑着,欢笑着,迎着阳光,麦田里,守望者我们的梦想。

  全然不知,那时光飞转,那千年轮回,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时光,在黑白飞转的日夜交替中,已然成为回忆。

  站在记忆面前,有时候印象深刻,把每分每秒都烙印在生命的转轮中,像是镌刻进骨髓里似的,无法忘记。有时候迷糊无知,像迷失方向的孩子,站在十字路口,不知所措地努力……

  或许,在心的天平上,我们都选择了遗忘,忘记了那些过往的美好,却把痛苦记得很深,很清楚。

  清明雨上,折一只纸鸢,唱着挽歌,祭奠已逝的光年,撒上落枝的残花,欲留那一丝流年来过的香韵。此刻,我们是否该满腹忧伤,诉说这世间的残忍?

  那份建立在逝去之上的彻悟,该多么令人哀伤和悲凉。绵绵细雨洒在泥土里,飘回远方的思绪激起了水中的涟漪,模糊了岁月的倒影。眼眸所碰触的世界开始模糊,泪水开始无言地诠释,诠释心中的悲鸣,以及那份无法言说的刻骨铭心。

  有些人,大概只是过客,在你灿烂如花的生命里,打马而过,留下深深浅浅的马蹄印,在时间的倾覆中,慢慢走了痕迹。那道旁的青草依依,渐渐被年华打湿,淡了氤氲的气息,褪了翠绿的颜色。或许,世界只剩下灰与白,像是一幅泼墨,淡漠的颜色晕出华丽的心情,隐藏了多深的隐忍与哀伤。那

  份曾经的温暖,却依然弥漫在心间,不想忘记,亦不愿想起。然而,总会在某个午后,因为某首歌,某个音符,跳跃出一段段回忆,然后深深地怀念,怀念这份不予旁人知晓的辛酸与无奈。顷刻,整片心湿透。

  手牵手,一起趟过记忆的河。微微风动,独影伫立,天旋地转间,像电影一样回放着过去,一幕一幕,一句一语,记录着曾经的过往。幕落人散,灯光折射出孤独的暗影,张开双手拥抱的,只有自己。堪一杯回忆的酒,灌肠而入,扼住了喉,呛出了泪。依稀,只叹当时的韶华已不再;只怨时光易逝,黑白飞转,定格不了那一秒的容颜;只念当时可爱的懵懂与小心翼翼的怦然心动;只道一句:我们,只能追逐着年华不断地奔跑。我们,已回不去那个无忧的年代;我们,已攥不住那些挥霍了的青春;我们,已丢失那些曾经要一起到永远的人……

  我放飞了纸鸢,载着对过去的释然和对未来的憧憬,在细雨中,再次飞翔。累了,就停下片刻,而后再次起飞,在彩虹出现的天空里,呼吸着阳光给予的温暖空气,掠过人生的沧海,寻得彼岸的等待,在那个瞬间,花开纷飞,倾国倾城。

  三分冷风,七分醉月,四五点星辰,浸湿了手中的何箫。抚箫而伫,风中萦绕着似水的旋律,在这样静谧的夜,一曲一调,阐释一世的芳华,惊叹以往的辉煌,遗忘曾经的悲伤。搁浅了世俗的繁华尘扰,在静悠的世界,借助黑夜的双眼,看清光明的未来。

  曾经一次次问自己:“有没有一条路能一直没有尽头,就像没有断线的风筝,能够一直飞翔;有没有一种情能够一直延续?就像涨潮的大海,望不到边际;有没有一种办法能一直快乐?无论周边的世界怎样变幻,周围的人怎样转变;有没有一种永远,可以怎么都不惧怕失去?”而时间却永远有着无法估量的力量,将过去蒙上灰尘,将年华打上封印,将梦想推离出交集。

  站在现实的风口,撇掉一切尘埃的杂志,我左手攥着过往的衣角,右手触碰陌生的未来;左手鞠一捧记忆的水,洒出三千倒影,右手镌梦,追赶剩余的年华。

流逝的岁月散文

http://m.duanmeiwen.com/sanwen/184710.html

上一篇:走近东北散文 下一篇:再回首,路已尽散文
[短篇散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