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再遇见散文

2020-01-14 短篇散文

  有种感觉,在而今这个滥情的年代,一句饱含深情的“亲爱的”充其量不过就是“你好”,可那又怎样,已然过了会为一片落叶而感伤的年纪。被无数礼教枷锁束缚着的仓央嘉措都能在那个年代静默一声“你见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修得淡看繁华落叶、遣绻情怀,对自己深情地道一句“亲爱的”。

  追溯到小学书本上的故事,直到大学导师口中的人生道理,以及日渐累积的生活经验,有关于生命尊严与生活强者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不少,只是本不该叛逆的我们,却还叛逆且自信地以为,那些从苦难者成长为强者的心酸从来都让人遗忘,也许只是历史的无可奈何或退却让某些人收获了意外,让它成了今天人们心目中的独具慧眼与深谋远虑。而我们看似没那么好命,却还是想拥有一个别具一格的传奇人生,于是,不劳而获的获得,我们不要,没有代价的成长,我们拒绝。那样不屑一顾的笑声,至今都觉得甚是动听。

  后来,再后来!我们都变了!

  生命的尊严总有太多太多的理由来强加干预生活的选择,而我们所有愤世嫉俗的人们,不过是关在笼中的鸟类,面对生活和境遇总会有心无力,幸运的是,那一点点的自尊却始终还未散尽. 于是,凭着模糊的记忆,沿着来时的轨迹,祈祷再遇见!

  二十五岁那年,在一个僻静却文化气息尚浓的小地方,身边有太多的朋友陪着一起疯,用当时的话来形容叫“夜夜笙歌”(细细想来极不恰当),复杂而又繁琐的人际关系,也会有让人喘不过气的时候,但却不愿抽身,一心想着,或许后面还有我想要的挫折。

  二十二三岁时,像极了无头的苍蝇,没有目标,彷徨地走着未知的路,到哪都找不到归属感,会在夜幕时分,捧一杯白开水看万家灯火,然后落泪。

  二十一岁时,拖着大把的行李,头也不回地离开宿舍,离开学校,离开那个地方的一切,就像抛弃一块过期的糖果一样绝决,对未来充满着无限的暇想。

  十八九岁时,在那个如鬼魅一般的黑色6月,没能在千军万马中挤过通往成功的独木桥,(那时,我们都天真地以为,进入一所好的大学,就是成功人生的开始)却也从不后悔。没过多久,我却也开始体味站在象牙塔顶看未名湖畔爱与罚的乐趣。

  十七岁那年,遇到了人生中最美丽的“友谊”,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什么叫“闺密”,只知道老师将犯错的我带到办公室质问,是否还有其他人时,我笃定地回答:没有。而他却似笑而淡定的接道,你们三人哪有不一起的道理!

  十四五岁,该是被兄长爱到最多却也骂到最多的年纪,从不干家务活的我一边享受着兄长做的并不算美味的饭菜,一边还得对他的”谆谆教诲”表示愤怒!偶尔,也会换来被推倒在地的结局,这时候的我多半也就能在地上躺上半把个小时了……

  该是四五年级的时候吧!记不得太清,我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双高跟鞋(其实也就是相对于那时候的帆布胶鞋而言),凉鞋,米白色,甚是喜欢,那个夏天总穿着,怎么也不坏,心底非常骄傲,有一个”品味”极高的母亲。

  ……

  骄傲过,自卑过;憧憬过,彷徨过;倔强过,后悔过;爱过,恨过!会发现一路走来,别人欠我们的都已不重要,而我们欠下的却始终记得: 那年夏天风雨中突现的小花伞、那年冬天课桌上的“暖宝宝”、那年悲伤时不问缘由陪我们一起畅饮青岛与雪花的人,那年生病时你递上的矿泉水……于是,很多年后,再害怕也还是会告诉自己 “所有好的、坏的,我都感恩”。

  我没想过我们会再遇见——最初自信、倔强的我。

  而今的我们,多半都因为工作的关系生活在了另一个城市,会想念家乡的人事,但却固执的不愿离开,谈梦想太浮夸,谈现实太俗气,总归有无法言喻的理由。有一种危机感,叫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所以,趁现在,肆无忌惮的走过,在时空中刻下独一无二的痕迹,多年后!你还可以沿着它,遇见今天纠结、隐忍却还是幸福的自己!

亲爱的!再遇见散文

http://m.duanmeiwen.com/sanwen/185069.html

上一篇:追忆往昔散文 下一篇:静静的等待散文
[短篇散文]相关推荐